《候鳥的勇敢》
發布日期:2020年4月27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李 健      
    遲子建的小說《候鳥的勇敢》,表現了東北小城瓦城因一次候鳥遷徙引發疑似“禽流感”事件而牽涉出的社會眾生相。小說以候鳥為鏡,照見人間百態、世道人心。故事主要圍繞兩個場景鋪陳線索而展開:一是在金甕河自然保護區管護站,通過周鐵牙、張黑臉、德秀師父等人喂養、觀察、養護候鳥,反映他們對自然、生命的認知。二是瓦城的故事。瓦城的人被分為“候鳥人”和“留鳥人”。候鳥往返于南北,本是生物本能和自然天性,但“候鳥人”的活動卻有著善惡之別:有錢有勢的人,冬天到南方避寒,夏天回到瓦城消暑。于是,能走的和不能走的,無形中形成一道鴻溝,在瓦城人心中扯開一道口子。
    《候鳥的勇敢》圍繞著候鳥和“候鳥人”的故事,連接起自然和社會的兩端。瓦城雖小,但人情卻暗潮涌動。小說中除了張黑臉和德秀師父之外,幾乎沒有正面性的人物,人們或自私自利,或崇尚權欲金錢,大都在打著各自的小算盤。小說寫出了對自然的憂思感傷,更寫出了社會變遷之下人們的自私、貪婪,體現了作者對瓦城世態的諷刺批判。
    管護站站長周鐵牙本應以保護候鳥為本職,然而他卻把管護站作為監守自盜、中飽私囊的工具。第一批候鳥剛剛北歸,他就私自偷獵,用第一道“野味”來賄賂林業局局長邱明德,滿足他們的特權私欲。周鐵牙的老婆為了穩固周鐵牙的職務,去給當副局長的外甥女做義務保潔;營林局局長蔣進發多批給管護站經費,不過是投領導所好,覬覦崗位調動;石秉德、曹浪建立候鳥研究站,卻對候鳥種群的生存狀況漠不關心,救助候鳥只是表面文章,不過是為博取個人名利聲望;檢查站的老葛包庇周鐵牙的偷獵罪行,又為謀取私利暗相勾結和敲詐勒索;女兒張闊從不關心張黑臉的生活和情感,只在意如何掌控父親的工資卡;即便是保護區的松雪庵,也不能獨善其身,逃不脫世俗塵網的羈絆,松雪庵本是政府為發展旅游而建,庵里供奉的觀音、舉辦的法會、開光的法物不過是換個方式撫慰人們的逐利之心……小說直刺瓦城盤根錯節的世態人情,將人性的卑劣、貪婪撕裂展示出來,這在一貫以書寫淳樸和溫情為主的遲子建作品中十分罕見,顯示出其針砭現實的力度。
    除了剖示人性之惡,《候鳥的勇敢》的動人之處,還在于講述了一個溫暖的故事。通過表現張黑臉和德秀師父之間隱秘的愛情,將善良和溫情潛藏在世俗庸常之下,用他們的真情反襯瓦城的精神迷失,喚醒人們的悲憫、包容,傳遞善的力量。
    張黑臉由于早年在森林中遇到老虎,產生應激障礙,此后對生活事物感知遲鈍,心里只裝著候鳥,幾乎人人都覺得他神志不正常。而松雪庵的德秀師父命運坎坷,經歷了三次不幸的婚姻,被人嘲笑為“克夫”命,走投無路之下,不得不向命運低頭,投身于松雪庵尋找心靈解脫。盡管經歷了世俗的種種偏見,二人卻沒有泯滅善良的本性,他們在照顧受傷的東方白鸛的過程中,感受到癡情勇敢、生死相依的愛意,在孤獨困境中相互照應。
    張黑臉不在乎世俗的紛爭,不管別人的嘲笑或是捉弄,為德秀師父親手做的飯菜而感動落淚。正是他的簡單質樸,逐漸打開德秀師父禁錮的心結,幫她擺脫世俗偏見的束縛,找回自我的本性。張黑臉和德秀師父的愛情不被人理解,卻張揚著生命的力量,他們就像那對東方白鸛一樣,“站在金甕河上,白身黑翅,上翹的黑嘴巴,纖細的腿和腳是紅色的,亭亭玉立,就像穿著紅舞鞋的公主,清新脫俗”。
    寒冬來臨,候鳥逐漸南下,雄性白鸛傷未痊愈不能遠行,“它孤獨而頑強地在寒風中,一次次地沖向天空,一次次地落下,再一次次地拔地而起”。雌性白鸛在把三只新生白鸛送上遷徙之旅后,又折回來守護伴侶,然而,它們最終未能逃離狂風暴雪,在絕境中相擁而逝。它們翅膀貼著翅膀,鮮艷的腳掌就像傲雪綻放的花朵。小說中的東方白鸛,其實也是張黑臉和德秀師父的象征,字里行間流露出的悲憫溫情,讓兩個孤獨的飄零之人,發現自己的本心,直抵內心的堅強勇敢。
 
   友情鏈接
中國煤炭資源網
中國煤炭科技創新網
黑龍江龍煤集團網
    Copyright ? 2014 - 2015 黑龍江龍煤鶴崗礦業有限責任公司      黑ICP備:13001181號
宁夏划水棋牌玩法介绍 平码减几得下期平码 股票分析师证怎么考 重庆幸运农场今天开奖号 幸运一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贵州11选5彩票 11选五5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新疆11选5中奖助手 加拿大28走势图 - 查询